一個人走

今天收到了母親發的簡訊,一個親戚過世了。

得知這一類的消息,雖然自己跟親戚的關係不親近,但是聽到了還是不免心頭還是揪結了一下。小時候對死亡的記憶僅止於,有一陣子父母親常去醫院探望姑丈,聽說他再也下不了床,然後過了幾個月淡淡的聽到他離開了,就此消失任何聚餐之中,所有的談論都嘎然而止,家族活動都自然少算一個人。這樣的感覺有些悵然,因為所有一切都變成過去式,再也沒有交集,所有關於這個人的一切,都被帶走,只剩無形的影像,和牆上褪色的照片,再也沒有創造新記憶的可能。

2003年春天,外公在一個早晨悄悄的離開,尚在嘗試著參透死亡的道理的當下,到了靈堂裡見了最後一面,我呆望著外公安詳緊閉著眼睛,深深的記得厚重的棺木進了火葬場,熱氣隨著轟隆隆的爐子的飄向空中,骨灰被撿進了一個小罈子,從沒想到站這麼近,跟一個親人告別。那個中午,大家低著頭,圍著一個桌子吃飯都沒有說話。

今天晚上的電影,一部劇情緊湊的動作片。只記得一個變種人,被一個有超能力的人打敗,然後拯救了大家,頓時覺得這樣子的劇情有些寂寞空虛。

「累嗎?」我轉頭問。你閉著眼睛點點頭。

其實,我也累了。

突然想到書中的一句話:「有些事,只能一個人做。 有些關,只能一個人過。有些路啊,只能一個人走。」

您也許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