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的對話

酒才剛溫熱過,從淺褐色陶製長頸Tokkuri酒瓶,緩慢倒入淺平的瓷杯。很豪氣的飲小酒,舉杯匡噹,一飲而盡。今天的酒特別好喝,汨汨流竄穿越喉頭,滑順的有如在筆直的公路上開跑車一樣暢快。

每一種酒都有屬於自己的名字,還有一段往事,混合了不同的酒,如酸甜苦辣的經歷攪在一起,耐人尋味的濃烈和新鮮感。

與每個人之間,都像是一片一片的記憶,混合成長長短短的故事。有的片段狂歡,也有些嘆息。過一段時間,這些故事緩慢解構,然後發現有幾片記憶不見了,從此遍尋不著。

你還是繼續說著屬於你的故事。「其實有些東西不見了,找不著也是一件好事」我說。

「什麼意思?」你認真的問我。我笑了,在這麼個微涼初春的夜晚,突然覺得不喝醉會愧對這個美好的週末夜。

我不記得這是今晚的第幾杯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